《时代篇章 深圳故事》第十六集:昔日“鸭屎围”变成“改革开放第一村”

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党支部原书记张伟基,是土生土长的南岭村人。


(以往文章请扫上图二维码进行阅读)


昔日“鸭屎围”变成“改革开放第一村”

16

深圳市龙岗区南岭村党支部原书记张伟基,是土生土长的南岭村人。他说,如果把他现在的岁数掰成两半,刚好前一半的35年在改革开放前,后一半的35年在改革开放后。


而南岭村在这两段不同的时空里面,可谓天壤之别。可以说,南岭村人的命运,因改革开放而改写;南岭村的面貌,因脱贫致富从此焕然一新。


昔日“鸭屎围”变成“改革开放第一村




改革开放前,深圳还是一个边陲小镇,南岭村不过是隶属于宝安县的一个小小村落,穷得响叮当,被人戏称为“鸭屎围”。


▲ 1983年前的南岭村


张伟基说,十一届三中全会就像及时雨,建立经济特区的政策则是催生婆。有了及时雨后,怎样保苗促丰收,就是他在心里一直盘算的事情。


张伟基:

当时国家的政策就挺优惠,就像我们村里面,你要养猪、你要挖个鱼塘、你要种水果,政府就可以加快处理。我就搞了个养猪场,早上五六点钟就起床了,把猪场洗干净,三个多月我的猪就长到100多斤了,我亲自到文锦渡去卖啊,带着群众致富啊。所以当时我们的办事效率是非常高的,比如我今天引进一个老板进来,我就拍胸说,最多三天,你这个工厂就可以开业了。


1980年,张伟基引进了深圳最早的一批内联企业——南和电子厂和华南电子厂,解决了村里不少劳动力的就业问题。为了建设经济特区,政府全面铺开基建战线,开始大幅征地。1982年,南岭村第一生产队拿到了第一笔征地补偿费——43万元,这是南岭村的第一桶金。


南岭村利用交通便利、成本低廉等优势,大力招商引资。到了1984年末,当时仅有134户家庭的南岭村,已办起了13个来料加工厂。南岭村的人口从之前仅有的不足600人,上升到4000人,光是由内地招来的正式职工,将近800人。当时农业的收入加上来料加工的收入,人均收入达3500元,成为了名副其实的“改革开放第一村”。


▲ 鸟瞰南岭村新貌


南岭村的改头换面引起了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、书记处书记习仲勋的注意,1987年2月14日,农历元宵节刚过,习仲勋专门来南岭村考察。


张伟基:

87年,习老到南岭村来的时候,他问“我们南岭村现在怎么样?”,我说:“现在我们群众,一个月拿280块钱工资,老年人可以年终又分红、拿养老金,每年人均数拿到手8300块了”。我就和他讲,现在群众生活很好了,但是很多群众和我讲“政策会不会变?”。当时习老和我讲了:“小张,你不要怕,政策如果要变,只会越变越好。”他说:“如果你怕变,那么我就每年看你一次好不好?”我说:“好啊,那我就放心了。”


在南岭村刚发展经济之初,张伟基就跟村民们说过:“穷要有穷志气,富要没富毛病”。为了打破“富不过三代”的说法,村党支部很早就提出“富而好劳,富而好学,富而崇德,富而思进”等四个方面的要求。这么多年来,村里投资了数千万元,陆续兴建了图书馆、客家民俗园、中华历史长廊、社会主义荣辱观教育观以及大剧院、长征雕塑园等多种文化设施,我们希望下一代能从中汲取精神的力量,提升自我。


▲ 上世纪九十年代,张伟基(中)和同事一道研究工作(资料照片) 新华社发


1994年,深圳颁布了《深圳经济特区股份合作公司条例》,鼓励成立社区股份合作公司。也是在那一年,张伟基的大儿子张育彪从深大管理系毕业后,回到村里工作。2001年,张育彪在选举中高票当选,肩挑起村总支部书记一职。张伟基说,他退居二线后,在新的村委班子的接力下,南岭村的“软实力”又上了一个新台阶,这也正是他乐见其成的。


张伟基:

我对南岭村非常有感情,因为过去改革开放前南岭村很穷,我没有办法改变南岭村群众的命运,没有条件让他们过上好的日子,我感到很遗憾。改革开放给了我一个机会,这个是非常难得的机会,所以我要感谢党。如果没有党的改革开放政策,没有习老对我这样关心,我不可能走到今天。



记者:徐傲寒

编辑:赵春凤

特别感谢:市政协《深圳口述史》提供相关历史素材。


40集大型系列报道

《时代篇章  深圳故事

电台播出时间

时间

11月5日起>>

栏目

《898早新闻》8点

《898晚新闻》18点



文章很赞,激励一下,让作者再接再厉

0
热门评论
最新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