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当年我来到深圳》那些年的票证和一代人的记忆

【当年我来到深圳】老票证

回顾中国改革开放40年崛起之路,蛇口是至关重要的第一步。“蛇口模式”曾响彻大江南北,影响着一个时代的中国。而在那个年代,各式各样的票证是老蛇口人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,买粮食日用品要证,出入关卡要证,工作要证,甚至骑自行车也要证。让我们一起回到上世纪80年代的蛇口,寻找一代人的记忆。

在蛇口,73岁的谭筑煕至今仍收藏着各类80年代的票证。1981年,谭筑煕顺利通过公开招考,成为深圳蛇口工业区第一期企业管理干部培训班的一名学员。从此,他便扎根于蛇口,也将最好的年华奉献到蛇口工业区的建设中。时至今日,他仍保留着那些年往来于深圳和老家广州之间的交通票。

1983年,谭筑煕的妻子也通过工作调动来到蛇口,一家人的生活终于安定下来。作为早期的建设者,这张薄薄的出入证,便是谭筑煕夫妻俩与蛇口工业区产生联系的开端。据他回忆,早期的蛇口设有两个关卡,一个在联合大厦,一个在水湾头,进入这两个门就算是正式进入蛇口工业区。

与出入证类似的,还有边境管理通行证、边境居民证等等。在特区成立初期,因为关税、边防等问题,为了便于管理,深圳特区和非特区之间修起了一道全长84.6公里的“特区管理线”,非深圳户籍人口进入深圳经济特区时,需持边防证接受检查。如今二线关已被拆除,对于当年的亲历者而言,边防证不仅是一张证件,更是一个时代独有的记忆。

除此之外,粮油证、自行车证、图书借阅证、听课证等,也是上世纪80年代的蛇口人生活起居所必备的证件。谭筑煕还保留着当年购买自行车的发票,他说,当时蛇口有一个说法,不丢十辆自行车的人都不算蛇口人。丢了也得买,因为这是许多蛇口人做生意的送货工具,要继续用来挣钱养家。 

随着改革开放的推进,这些曾经承载着生活方方面面的老票证也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。40年后的今天,证件电子化逐渐成为一种趋势,越来越多的人习惯将身份证、驾驶证、社保卡、居住证、护照等重要证件添加进手机电子卡包,一部手机就可能解决衣食住行的各种问题。从凭票证到“刷”手机,改革开放40年带来的可喜变化,在你我柴米油盐的日常生活中,得到了真实的印证。

文章很赞,激励一下,让作者再接再厉

0
热门评论
最新评论
查看更多评论
相关推荐